•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E家  >  

    乾嘉二帝所題圓明園蘊真齋詩探析

    發布時間:2021-11-04 08:58:09 來源:團結報

    圓明園

    蘊真齋位于圓明園含經堂之北。李文君先生認為:“蘊真”即蘊含真意,出自唐代杜甫的詩《陪李北海宴歷下亭》(李文君編著《圓明園匾額楹聯通解》)。迄今無人專門分析圓明園蘊真齋的御制詩,僅《圓明園百景圖志》簡要介紹過蘊真齋的建筑、陳設、布置和裝飾。本文擬結合當時的社會背景探究清高宗和清仁宗所題蘊真齋詩。

    內圣:修身為本

    乾嘉二帝書寫的蘊真齋詩歌中,將程朱理學作為重要的精神源泉,十分強調自身修行。

    乾隆二十五年(1760)夏六月,清高宗作《蘊真齋》言:

    虛室如我心,萬物莫不備。

    見山仁者仁,見水知者知。

    所蘊無非真,云何容擬議。

    琴書靜以好,于焉小留憩。

    既愜后樂懷,亦闡善長義。

    這首詩表達自己心境如空,具備萬物。然后,他引用《論語》中“智者樂水,仁者樂山”的典故,表明自己追求這樣的境界:智慧的人喜愛水,仁義的人喜愛山;智慧的人懂得變通,仁義的人心境平和。接著,清高宗稱自己在蘊真齋短暫休憩,靜靜地彈琴、讀書,感到快意。

    乾隆三十九年(1774)正月十六日,清高宗撰《蘊真齋》云:

    蘊為發之始,真則假之對。

    真以蘊乃佳,假以發斯昧。

    真誠而假私,返身必由內。

    然與齋何涉,循名實可背。

    愿言勉克己,如臨師保誨。

    這首詩開篇即解釋蘊和真的含義,然后提出要內心反省,愿言勉勵克己,如同親聆師父的教誨。

    乾隆四十八年(1783)正月十六日小宴廷臣后,清高宗又書《蘊真齋》言:

    齋名曰蘊真,其義亦有取。

    真正偽乃邪,閑邪正方樹。

    何莫非性功,左右逢源所。

    蘊則性存存,順應大公溥。

    誤認一概藏,斯失為城府。

    這首詩表達自己防止邪惡,保存真誠之心,修煉心神。蘊即保持、保全,消滅私心雜念后便能達到很高的認識境界與道德境界。

    乾隆五十八年(1793)正月十六日后(正月十六值月食罷宴),清高宗作《蘊真齋有會》:

    虛齋只空空,夫何真可蘊。

    即便有所設,物也無知允。

    然則兩字題,或類躗騁吻。

    繼思譬方寸,萬物備一本。

    一真莫不真,納物誠無盡。

    人即齋之心,是蘊廓且敏。

    斯實真非假,五字識其準。

    這首詩首先闡釋虛空、蘊真的含義,然后,他以真為萬物之本,人心即蘊真齋之心,廣闊而敏達,最后再次強調真誠的重要性。

    嘉慶八年(1803)春,清仁宗吟《蘊真齋》曰:

    天真原在人心蘊,操舍存亡務謹持。

    明鏡湛然物畢照,三無敬奉辨公私。

    該首詩強調修身養性。事物的本來面目蘊含于人心,握住就存在,放棄就失去,務必保持謹慎,如同明鏡一般清澈、安然,敬奉佛法來分辨公私。

    嘉慶八年(1803)深秋,清仁宗又撰《蘊真齋》謂:

    萬事紛來雜錯,心如明鏡懸空。

    性海天真靜蘊,滿懷霽月光風。

    清仁宗稱雖然萬事紛繁復雜,但是自己的內心無雜念,對人坦蕩蕩,就像一面鏡子一樣光潔干凈,懸掛在空中,理性深廣如海、天真安靜,滿懷著開闊的胸襟和心地。

    嘉慶九年(1804)秋,清仁宗又作《蘊真齋有會》:

    真從心所蘊,假為物欲牽。

    富貴本虛誕,修德立腳堅。

    致誠無窒礙,涉偽多糾纏。

    孰甘作奸慝,皆愿希哲賢。

    總因貪幻境,迷妄岐路遷。

    圣狂分一念,須臾判天淵。

    達人自淡泊,俗子終煩煎。

    旨哉尼山語,知命率性先。

    這首詩強調內心是真的,被物欲牽絆就變成假的。富貴是虛幻之物,修德才是堅實的。無人甘心當奸匿之人,都愿意成為哲人、賢人??偸且驗楸回澔盟?,心生迷妄,走入歧途。圣人與狂人在一念之間,一會兒便判若天淵。樂觀的人自然淡泊,俗人終究受到煩惱的煎熬。要以孔子的話作為宗旨,先考慮知道天命,即一心一意地盡力去做應該做的事,而不計成敗。

    嘉慶十年(1805)仲春,清仁宗吟《蘊真齋》云:

    真為天理偽人欲,夜氣常存勿梏亡。

    永守此心應萬事,至誠不息體乾剛。

    誠偽樞機蘊寸心,物來順應豈探尋?

    天懷坦蕩原無我,盡屏虛浮城府深。

    這首詩開篇即宣揚理學家的思想,只要夜間靜思產生的良知善念常存,便不會因受束縛而致喪失。永遠守住這份本真之心以應對世間萬事,保持極其真摯誠懇的心意,能夠體會天道剛健。重要的事情是真是假蘊含在心中,順應萬物。心懷坦蕩、心胸開闊,如同原本沒有我這個人,將虛浮之氣和待人處事的心機全部拋棄、廢除。

    嘉慶十一年(1806)四月二十日至二十三日間,清仁宗再撰《蘊真齋》謂:

    事事有真理,常存勿梏亡。

    觀人別誠偽,鑒古務精詳。

    蘊蓄循前典,研磨謹退藏。

    洗心歸宥密,充實現輝光。

    這首詩表達自己追求真理、仔細研究琢磨,學習古人的精華,謹慎處事,去除雜念,存心仁厚,踏實學習。

    由上引御制詩可知:清高宗、清仁宗父子力圖在繁忙的事務中不斷汲取精神上的源頭活水,反復強調以理學為圭臬,進行修身養性,并欲以身作則。這對將自身塑造為道德與文化楷模、鞏固個人權威和皇權,至關重要。

    由內圣轉出外王:國家為重

    對乾嘉二帝而言,修己的目的是使“內圣”之學發揮政治和社會效用。這充分體現在二人吟詠蘊真齋的詩歌中。

    乾隆二十年(1755)仲春,清高宗吟詩《蘊真齋》曰:

    游覽未可亟,宴息貴有時。

    澹寧斯亦佳,藻繢徒爾為。

    遠愧堯代階,近取謝氏詩。

    葆光味妙理,養粹協化機。

    寧獨尚清靜,治理從此施。

    這首詩認為要做到恬淡寡欲,寧靜自持才好,文辭都是徒勞的。寧愿獨自崇尚清靜,以此為基點治理國家。

    乾隆四十六年(1781)正月十六日小宴廷臣后,清高宗《題蘊真齋》:

    真乃假之對,蘊實發之初。

    茍誠蘊以真,可期假必祛。

    君子務實學,言行無欺夫。

    色仁而行違,斯為假者徒。

    齋額顏蘊真,盤盂銘寓吾。

    然齋真恒蘊,以其恒抱虛。

    抱虛近蘊真,此義著中孚。

    在這首詩里,清高宗表達自己追求真誠,反對表面主張仁德,實際行動卻背道而馳,將“蘊真”二字刻于盤盂,以為法鑒。自己追求“抱虛”的境界,即雖不擁有一切,但可坐臥隨心,保持內心純靜,超凡脫俗,要恩澤普施。

    嘉慶七年(1802)六月,清仁宗作《蘊真齋》言:

    溪山真境蘊齋中,松茂竹苞葉棟隆。

    自昔長春標勝地,永瞻宸藻麗璇宮。

    克家治國時蘉志,戡賊安民每念衷。

    即愿捷書頻奏到,廓清螟螣報功崇。

    清仁宗首先描述蘊真齋的自然美景,稱贊其修建于勝地,自己在此宮殿中瞻仰父親的詩文。然后清仁宗談自己繼承家業、治理國家時時勤勉、努力,衷心盼著用武力平定叛亂、安定民眾。

    嘉慶九年(1804),清仁宗再作《蘊真齋》稱:

    人性本純粹,天和赤子心。

    寸田常養育,外誘漫招尋。

    總令襟懷暢,休矜城府深。

    保真合仁義,去偽主誠欽。

    遍體世情幻,時防物欲侵。

    守成凜大業,勤敬蘊衷忱。

    這首詩首先強調人性純粹,能夠抵御外界誘惑,保持純真、符合仁義,防止被物欲侵犯。最后,清仁宗聲明自己為守成之君,嚴肅敬畏地繼承大業,勤奮敬業中蘊含著內心的誠懇。

    嘉慶十一年(1806)正月十五日燈節后,清仁宗又作《蘊真齋》言:

    天真爛熳性中有,物欲混淆漸失常。

    蘊蓄淵深應庶事,自能充實現輝光。

    人欲終難掩天理,寸田澄照偽真分。

    明通公溥消幽暗,日月江河大塊文。

    這首詩系闡釋程朱理學思想,聲稱要追求事物的本性,深入鉆研理學,便能處理各種政務政事,能夠自我充實。接著,此詩宣揚理學的“存天理、去人欲”思想,即要防范個人欲望的過度膨脹,追尋維護社會、道德、政風和民風的和諧與美好,最后強調修身養性,消滅私心雜念后達到很高的認識境界與道德境界。

    嘉慶十二年(1807)秋,清仁宗作《蘊真齋》曰:

    人生性本善,外誘漸忘真。

    正道失原始,迷途趨幻塵。

    尊聞首修己,念典勉知新。

    圖治期無偽,臨民在止仁。

    一誠無不感,萬物備吾身。

    瞻額闡精義,危微蘊蓄淳。

    清仁宗認為人的本性是善,但是因為外界誘惑漸漸失去了人的本性,失去了原本正確的道路,走上迷途。首先應該自己修身養性。然后,清仁宗欲想辦法把國家治理好,期望沒有偽裝的事物,治理民眾僅僅在于仁。用誠心就無所不能感動,如同自身具備萬物。自己在此瞻仰“蘊真齋”的匾額,闡發其精深的意義,道德修養的精粹純一蘊含在其中。

    清高宗和清仁宗在前引詩歌中頻頻表達自己具有圣人的才德,在此基礎上進而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負,施行王道治理國家。由“內圣”而“外王”,正是他們所追求的理想化的儒家統治模式。

    結語

    清高宗和清仁宗父子勤于寫作、愛好漢詩,借著漢詩表達內心的感情,這與中國傳統詩人如出一轍。而且,父子二人極為推崇程朱理學,如同理學家一般,強調自己的道德規范、修身、內省和學識,進而以此為基礎,治理國家。內具有圣人的才德,然后對外施行王道,建立理想的秩序。這無疑強調道德與政治的統一,正是理學宣揚的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和平天下的“內圣外王”之道。

    清初,程朱理學在意識形態領域的獨尊地位確立。理學官僚推動清初倫理道德體系重建的措施,主要包括敦行教化、興起教育和移風易俗等。這的確是清朝統治成功的原因之一,系構建政權合法性的重要基石??墒堑搅饲r代,將儒學提高到無以復加的地位,特別用力倡導程朱理學,禁錮了人的思想,如一潭死水般的沉寂。在這種“沉寂”中,大清國難免成為時代的落伍者。

    尤李,本文為北京學研究基地開放課題“圓明園同樂園與含經堂歷史文化內涵研究”階段性研究成果。)

    [ 責任編輯:趙昕 ]

    相關新聞

      日韩高清无码视频
    •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