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E家  >  

    吳秀峰:參與籌建聯合國的國際法先驅

    發布時間:2021-11-04 08:53:29 來源:團結報

    吳秀峰故居

    吳秀峰

    民革前輩吳秀峰曾任全國政協委員(第五屆、第六屆),民革中央常委(第五屆、第六屆),民革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務委員,國務院參事等。吳秀峰是享有盛譽的國際法學者和外交家,曾以國聯秘書處工作人員身份參加國聯李頓調查團,參與了聯合國的創建,擔任過國際勞工組織執行局副局長。吳秀峰直接受周恩來、李濟深領導,在外交戰線和國際組織的工作中做出了重要貢獻。

    早期求學與國聯的工作

    吳秀峰是廣東增城新塘鎮官道村人。1920年公費赴法勤工儉學,是我國最早的一批留法學生之一。吳秀峰先后就讀于巴黎大學和巴黎外交學院,1924年孫中山改組國民黨時,在巴黎加入國民黨。1927年,吳秀峰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旋即在1928年受聘于國際聯盟秘書處,期間著有《孫中山先生之生平及其主義》,把“天下為公,大同為極”的孫文學說傳布于西方。翌年,吳秀峰隨國際聯盟訪問團回國,為促使國際聯盟斷絕與北洋政府的關系而與南京政府建立關系做出了貢獻。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奉國際聯盟使命,參加調查團的秘書工作,赴我國東北地區實地調查日軍侵華事實。1936年9月,世界各國民主進步人士組成“國際反法西斯侵略運動總會”,吳秀峰擔任中國分會駐歐洲代表團秘書長職務,為抗日援華奔走于日內瓦、巴黎、倫敦、華盛頓等地。1938年,中國代表團打算援引國際聯盟盟約第十七條提出申訴,希望迫使有關列強給予抗戰中的中國以實質性支援。當時國民黨元老李石曾、著名學者胡適也在日內瓦,與國聯秘書處工作的吳秀峰一起,和中國代表團團長顧維鈞研究此項工作,吳秀峰根據自己在秘書處日常工作的經驗提出有關實用主義的考慮。1939年秋,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爆發,國際形勢急轉直下,在歐洲的高級外交官和政要們也憂心忡忡,當年11月1日,孫科、李石曾、中國駐法國大使顧維鈞、駐英國大使郭泰祺、駐海牙公使林平和吳秀峰曾在一起討論中國未來外交政策的走向,以及在即將召開的國聯會議上中國應當采取的策略。吳秀峰同樣提出了自己綜合權衡之后的意見建議。顧維鈞后來在回憶錄中寫道:“吳秀峰是國聯秘書處的中國高級人員,他建議在即將于12月召開的國際聯盟全體大會特別會議上,中國不要提出中日問題。孫科同意這個意見?!?/p>

    隨著國聯逐步癱瘓,吳秀峰任國際反法西斯侵略運動總會代理秘書長,仍留在日內瓦,為國際援華抗日做了大量工作。1940年初,吳秀峰赴美國擔任以促進蘇美英中聯合武裝打敗德意日為宗旨的自由世界協會秘書長。1943年,吳秀峰受聘紐約稚暉學院首任院長。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吳秀峰任“社會主義政治民主、經濟民主、國際民主學會”執行秘書,繼續在外交和國際組織戰線里,為國家和民族利益而努力奮斗。

    1968年,吳秀峰在瑞士填的一首《滿江紅》或能從側面反映他在民族危亡的那段歲月里,擔任國際組織高級官員的心跡。

    滿江紅

    一九六八年冬在瑞士雪山上為紀念共同參與李頓調查團吟贈顧維鈞先生。

    雪地冰天,逢使節,偕尋勝跡。憶當日,黑水白山,共同憂戚。倭寇謀窺西大陸,英雄誓復遼東壁。幾何時,歐戰正方酣,烽火烈。爭獨立,死奚惜。正義在,終克敵。究修齊,論及興亡史跡。松柏歲寒吾只羨,牡丹春暖人多溺??旒颖?,日暮騁長途,心惕惕。

    參與起草《聯合國憲章》和國際勞工組織工作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作為多年工作于國際機構的資深外交官,吳秀峰先后參加了在舊金山召開的《聯合國憲章》起草會議和在倫敦舉行的聯合國組織會議,成為籌建聯合國的首批高層外交人員。1947年,參與紐約馮玉祥、賴亞力及李濟深共建“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美洲分會”,為該分會籌委,開展反蔣擁共愛國斗爭。民革中央的檔案中尚存有李濟深主席1948年3月7日簽發的任命狀,只不過吳秀峰因為工作需要,用的是假名“李美輪”。同年底,受聘出任位于日內瓦的聯合國機構———國際勞工組織執行局副局長。李濟深時常掛念遠在日內瓦的吳秀峰,趁著馮玉祥遺孀李德全出席世界和平大會的機會附函給吳秀峰,并希望他“如有暇望能前往馮夫人李德全同志處一晤,當可告知本會一切近況也”。從吳秀峰與國內李濟深往來的電報看,當時民革組織將他推舉為新政協的委員,打算一起參加新中國的創建。如1949年7月24日從香港趙武處發出電報:“李濟深元帥請你即經香港轉赴北平參加重要會議,望你能于8月以前能到香港?!焙髞黼m幾經催促,吳秀峰在國際勞工組織的公務繁忙,周旋于各項事務之中無法抽身,最早也只能11月才能回國。8月18日吳秀峰致函香港的趙武(吳秀峰與李濟深之間的聯絡人,通信地址即為民革在香港的誕生地、李濟深寓所羅便臣道92號),詳細解釋不能立即回國的各項原因。當時電訊不便,其實8月8日電報發到捷克布拉格的新華社,請吳文燾轉交吳秀峰,此時電報已經明確指出“你被國民黨革命委員會選為參加新政協會議的代表,請即經香港到來北平。李濟深?!钡?,吳文燾有事外出旅行,直到8月27日該封重要電報才轉到日內瓦,31日吳秀峰復函時只能遺憾錯過了出席新政協、見證中央人民政府誕生的歷史時刻,但也感慨“新政協對于國家前途關系重大,辱蒙本會諸公不棄,派充代表,敢不勉副雅命”。

    吳秀峰不僅在政治上衷心擁護新中國,熱愛民革組織,還在1949年底廣泛發動旅歐華人華僑,籌資捐助民革。對此,時任民革中央秘書長梅龔彬1950年4月致函法國華僑張熙輝、張柱南時,專門提到“去年底吳秀峰同志代付令兄張炳南同志捐與本會美金四百五十元早已收到……先生等在法經商有年,素為僑胞敬仰……中央人民政府對于舉辦有益國計民生及反帝反封事業,莫不本乎愛國愛民犧牲奮斗之精神勉勵為之,歷時雖暫成績已卓然可見。此中詳情,請面詢吳秀峰同志便知?!?950年初,應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民革中央主席李濟深之邀,吳秀峰以國際勞工組織特使及個人身份訪問北京半年之久。此行的主要目的,還是在于打破外交僵局,恢復國際勞工組織與中國的友好合作。新中國成立初期,吳秀峰做了大量協調工作,如1949年1月請李濟深致函國際勞工組織總干事大衛·莫爾斯,隨后1950年1月30日總干事從科倫坡復函李濟深等。7月,吳秀峰遵周總理指示返回日內瓦國際勞工組織繼續工作,任國際勞工組織總干事政治顧問。臨返日內瓦復命前,被民革委任為駐歐洲特派員,負責在華僑和留學生中做工作,因此被國民黨巴黎支部以“附逆”為名開除出黨。自此,他在國際勞工組織與國民黨政府勢力展開了長達8年的斗爭。如國民黨反動派指使的勢力在聯合國機構內部制造摩擦、控告,污蔑他“勾結共黨,破壞中國與國勞關系,利用國勞作根據地宣傳新民主主義,策反華僑擁護中共”,并進而要求國際勞工組織“立即開除”吳秀峰。期間與國內的聯系主要靠信函,如1952年5月28日,李濟深再度復函吳秀峰,“你寄來的信和文件均先后收到。我們對你在海外艱苦奮斗、不屈不撓的為祖國人民革命事業而努力,表示深切的關懷;并很希望你能不斷供給有系統的國際材料,供組織的參考?!?/p>

    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污蔑和打壓,吳秀峰在極其困難的局面下苦撐工作,并堅持繳納民革黨費。1953年5月19日,吳秀峰在致李濟深的信中,提到“隨函寄上一百八十瑞士佛郎匯票大抵可找一百萬元國幣,為我交黨費之用”。在此期間,吳秀峰發揮自己在國際組織交際廣闊的優勢,將自己的觀察及時向國內報告,幫助國內進行外交決策。如5月19日的信中,他就分析了美國和英國在外交政策上的差異,并提出具體外交政策的建議。而查閱同期國民黨政權駐美機構的資料,以及中英有關外交接觸的情況,中央當時確實采納了吳秀峰的建議(或意見一致),這種策略也給予了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和蔣介石的駐外機構極大的打擊。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吳秀峰還和其他一些駐日內瓦聯合國機構的中國官員一道,為周恩來1954年4月出席解決朝鮮問題和恢復印度支那和平問題的日內瓦會議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支撐,如世界衛生組織的朱長庚就多次做國民黨國防醫學院院長盧致德的工作,吳秀峰也兩次做曾任聯合國救濟署代表鄭寶南的工作。

    回到祖國的懷抱

    1958年秋,吳秀峰決意退離國際勞工組織回國效命。1959年秋,吳秀峰訣別妻兒只身回到祖國,抵京后即接受周恩來總理的委聘,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參事。吳秀峰花了8個月的時間完成了英文版《新中國》專著,向世界介紹新中國取得的輝煌成就。

    吳秀峰為爭取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機構中的合法地位而努力,多次向國際勞工組織總干事杰克斯建議在國際勞工組織中驅逐臺灣國民黨政府的組織,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位,終于在1971年11月獲得成功。為此,周恩來總理委托外交部部長姬鵬飛致電表示感謝。

    吳秀峰雖然在西方工作了近半個世紀,耗盡了青春熱血,卻一直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榮,從未加入其他任何一國國籍。1988年3月,吳秀峰以90歲高齡告別政壇。1993年病逝,終年95歲。(沈琪

    [ 責任編輯:趙昕 ]

    相關新聞

      日韩高清无码视频
    •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