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E家  >  

    紅色學府:1920年代的上海大學

    發布時間:2021-11-04 08:50:02 來源:團結報

    上海大學西摩路(今陜西北路)132號校舍(1924年2月-1925年5月)

    上海大學博物館校史陳列的室外展示區域——溯園

    上海大學(1922-1927年)創辦于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是由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培養革命人才的高等學校。雖然只存續了不到5年的時間,但這所富有活力的高等學府為中國革命培養了一大批優秀人才。

    “東方紅色大學”

    1922年10月,位于上海閘北青云里的東南高等??茙煼秾W校爆發學潮,籌議改組,重建定名為上海大學。1922年10月23日,上海大學成立,于右任任校長,邵力子任副校長;共產黨人鄧中夏任總務長、瞿秋白任教務長兼社會學系主任、陳望道任中國文學系主任。李大釗曾受于右任邀請,多次到上海大學講學。此外,共產黨人蔡和森、張太雷等也在上海大學任教。

    成立伊始,上海大學即有著與眾不同的辦學方向和特殊性質。中共中央一開始就對上海大學的工作極為重視。上海大學名義上經費由國民黨中央補助,孫中山擔任名譽校董,校長于右任贊成國共合作,認為中共“多青年,有主張,能奮斗之士”,副校長邵力子身跨兩黨,在上海很有名望。當時陳獨秀、李大釗二人因故未能執掌校務,但陳獨秀親自參與了相關工作,選派黨的干部去上海大學工作。李大釗先后推薦鄧中夏、瞿秋白,為上海大學制定了全面系統的辦學方針和教學規劃。上海大學很快聲名鵲起,成為當時進步青年心向往之的高等學府。

    1920年代的上海大學是國共統一戰線旗幟下由中共直接領導的培養革命人才的高等學校,也是大革命時期中共在上?;顒拥闹行?。1923年,上海大學成立了黨小組,稱中共上海地委第一小組,有黨員11人,占上海黨員人數的四分之一;學校搬入西摩路后,是上海公共租界內唯一的黨組織。1925年,中共四大以后,建立上海大學支部,是全市學校系統唯一的黨支部,有黨員25人;1926年3月,上海大學支部單獨劃出成立獨立支部,直屬上海區委,由區委書記羅亦農直接領導,有黨員61人,當年底發展到130人。上海大學的黨組織生活也比較規律且較為嚴格。據楊尚昆回憶:每逢星期六都要開一次黨小組會,由組長講形勢,每個黨員都要匯報自己在這個星期讀了什么書,有什么缺點。那時學習革命理論的書籍,主要是陳望道譯的《共產黨宣言》和布哈林的《共產主義ABC》等。

    “中共干部的養成所”

    1920年代的上海大學又被稱為“中共干部的養成所”,她雖然沒有巍峨的校舍、完善的設備和充足的經費,雖然因辦學條件簡陋,被稱為“弄堂大學”,但辦學方法獨特,富有活力,成為“革命的熔爐”“社會的學?!?,在波瀾壯闊的大革命時期,從這里走出了不計其數的青年學子,他們奔赴各地,成為播撒革命火種的先驅者。

    與上海其他高等學府的不同之處在于,上海大學的生源來自全國各地,受時代風潮的影響,使他們具有更強烈的進步傾向,政治上表現也較為積極。陽翰笙曾回憶說:“我在北京時,陳毅同志就介紹我讀了《共產黨宣言》,還讀了一些其他馬列的書,那時我和其他青年人一樣,有革命的熱情,也有革命的思想,所以讓我進了插班,是上海大學社會學系的第一班?!币虼?,上海大學學生除了學習革命理論之外,很多人都關心政治形勢的發展,讀報紙、讀《向導》、讀《新青年》,是為普遍現象。雖然上海大學的辦學條件很差,蕭楚女形容為“晨聽馬桶音樂,午觀蒼蠅跳舞”,但愈是如此,愈成就了上海大學的名聲,出現了“青年學生進上海大學,這本身就是革命”的情況。

    上海大學提倡理論聯系實際的學風,特別注重“讀活的書”。生動豐富的校外活動成為教學內容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學生平日除了上課就是參加社會活動,辦平民學校、出版刊物、籌款募捐、游行示威等等。鄧中夏就經常帶著學生到工人中去開展運動。沈雁冰曾回憶說:“活潑民主的校風,以及社會學系的學生經常由老師帶領去參觀工廠和農村,這也是上海別的大學所沒有的?!痹谶@一過程中,上海大學學生李碩勛、劉華、楊之華等迅速成長為學生運動、工人運動、婦女運動的領導者。

    隨著國共兩黨開始合作,大革命的浪潮如火如荼。作為革命的熔爐,上海大學在1924年底就被《大陸報》拿來作比,同北京大學并稱為“共產黨活動的兩大中心”。北伐前后,上海大學實際上已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一所培養人才的大學,涌現了一大批職業革命家、理論家和文學、史學大家,包括王稼祥、秦邦憲、楊尚昆、陽翰笙、郭伯和、施蟄存、戴望舒、譚其驤、匡亞明、丁玲等,都曾在上海大學學習。

    “五卅運動的策源地”

    1925年的五卅運動奠定了上海大學“革命熔爐”“紅色學府”的地位。正如校長于右任所言,上海大學是一枚強有力的炸彈,而這枚炸彈終于在五卅運動中爆發出了強大的威力。上海大學的許多師生員工都參加了這次運動。

    5月15日, 工人領袖顧正紅慘遭日本資本家槍殺。5月24日, 上海大學一部分學生帶著紅旗、傳單,經戈登路、普陀路,一路示威游行,前往譚子灣參加追悼顧正紅的群眾大會。在普陀路為英捕阻攔,當即有四名同學被捕,成為五卅運動中最早被關入巡捕房監獄的中國人。

    5月30日,上海大學學生會組織了由400余人參加,共計38組之多的“學生講演團”,一早就進入南京路新世界至拋球場一帶,與工人宣傳隊一起,向市民慷慨陳詞,抗議帝國主義暴行,許多學生被抓進了捕房,但后繼者毫不畏懼,繼續前進,包圍了老閘捕房。下午二時多,租界巡捕向示威群眾開槍。上大社會學系學生何秉彝當場中彈,后來救治無效而犧牲。據當時《上大特刊》載,五卅這一天,上海大學同學受傷者13人,被關押進老閘捕房達130多人,“一時滬上各報都競載該校消息,上大名遂震驚全國”。

    上海大學學生在“非抗爭不能生存的”的崢嶸歲月,苦心求索中華民族復興之路,積極勇進地參與當時的革命活動,表現出一種“堅忍不拔”的“上海大學精神”,這種精神,“可以使中國民族再生,可以創造一個理想的新中國?!?/p>

    20世紀20年代,上海大學作為新文化運動傳播馬克思主義的重鎮和五卅運動的策源地,中國共產黨重要活動基地和干部培養基地,為民族的振興和解放做出了重要貢獻。

    李瑊,作者系上海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 責任編輯:趙昕 ]

    相關新聞

      日韩高清无码视频
    •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