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E家  >  

    1931年大水災及賑災救濟

    發布時間:2021-11-04 08:45:30 來源:團結報

    救災會發放賑災物資

    民眾在水深及腰的市場上交易

    1931年7月,安徽、湖北、湖南、江蘇十余省持續強降水,長江、淮河、運河水位驟漲,加之連年戰亂,水利失修,受災人數多達一億,其中以湖北、安徽、江蘇、湖南、河南、江西、山東、浙江為最重。長江部分從湖北到江蘇,沿途共有354處出現決堤、漫堤。水中四處漂浮著人畜的尸體,瘟疫也開始四處蔓延。碼頭苦力、車夫等瞬間失去了工作,每天約有上千人因饑餓、瘟疫而死亡,2500萬災民流離失所。

    這次水災吞沒區域之廣、流離死亡人數之眾、造成經濟損失之重世所罕見。水災在給中華大地帶來災難的同時,也刺激了我國水災救濟機制的發展,為后世留下教訓。

    成立救災組織

    水災發生后,《申報》《大公報》《國聞周報》等報刊對災情作了詳細報道,呼吁政府采取行動,救濟災民。商界等社團組織也都做出積極反應。

    面對慘重災情,政府采取救濟行動應對水災。政府常設賑災機關——中央賑務委員會統管全國賑務事宜。接到災報后,賑務會會同內政部、財政部擬定賑災辦法,首要工作即為調查災情。賑務會組織人員進行實地勘測,開展災害起因、性質、損失等災情調查。其次為收容災民,籌集賑款。最關鍵的一項工作即為放賑,賑務會會同內政部、財政部將受災各省依災情輕重劃分等級,并依此分發賑款。因組織力量薄弱,人力與經濟實力有限,賑務會的救災工作顯得力不從心。

    為了廣泛動員更多力量進行救災,政府于1931年8月14日在上海特設臨時全權負責組織——救濟水災委員會,接管賑務會工作,具體實施水災救濟。救災會設常務委員會處理一切會務,救災會下設調查組、財務組、會計稽核組、衛生防疫組、運輸組、災區工作組、聯絡組,每組由中外人士組成各專門委員會。

    利用飛機對災區進行測繪

    救災的首要前提是勘測災情,救災會一面令受災省區地方官廳調查報告,一面聯合揚子江水利委員會、導淮委員會、浚浦局等機關的河工專家、工程師、測量專家進行調查,令海關、郵政、電報各機關隨時切實報告,同時中國銀行、面粉公會、美孚洋行、英美煙公司及各地教會等中外各私人團體也協助調查。

    這次災情調查運用新興科學技術進行勘測調查,救災會租用水上飛機對災區進行測繪,英國海軍軍艦派出艦載水上飛機進行測量飛行,林白上校夫婦乘坐他們的水上飛機從美國飛到中國觀測受災地區并提出報告。救災會向海軍部借調海道測量局測繪員,協同所聘外國工程師,測繪水災地圖。這些測量報告都附有地圖和照片,對判斷災情規模極具價值,對災區工作區的劃分、工賑工程的規劃,提供了具體數據。

    金陵大學農學院農業經濟系素著盛名,是救災會委托下最先投入災情調查的高校團隊,金大的專家學者對受災地區的社會、經濟情形作了詳細調查,其所作報告《水災區域之經濟調查》是具有現代意義的災情調查報告。報告中涉及災況、災區各項損失、外逃災民生活狀況等,為政府辦賑提供了依據。同時在研究災區農業方面發起建立了農情報告制度,后在全國范圍內推廣。

    民間慈善團體踴躍參加

    救災會在媒體上刊登征求醫師及護士志愿者啟事,吸引了工商界、報界、華僑界、婦女界等各色人馬,義賑會、紅十字會、同鄉會等民間慈善團體踴躍參加,發揮了重要作用,從宣傳、籌賑到施賑、防疫及善后,都少不了民間團體的身影。

    救災會委派“辛亥元老,慈善先驅”朱慶瀾為災區工作組主任,全權負責放賑事宜。朱慶瀾曾辦理西北賑務,經驗豐富,他把先前的賑災經驗在這次救災中充分應用,不僅規劃設計了災區救治的計劃方略,多方籌集物款,針對不同的情況提出獨到的施賑方法。為取信于民,朱慶瀾聘請上海著名會計師徐永祚等隨時審核其經手的國內外賑款,再由徐永祚就財務賬目出具審核報告,予以書面證明。

    社會各界捐款捐物

    物資短缺是災害應急處理的軟肋,救災會財務組在《申報》等中外各大報紙登載募捐啟事,并在各地設立募捐分處,各地中外銀行設立賑捐代收處等,動員社會各界及海外僑民捐款捐物,調配社會救災資源。

    政府對全國公務員扣薪助賑、節約開支、加征奢侈品附加稅等辦法籌募款項。實業界、政界、宗教界、新聞出版界、教育界、軍界,乃至生活于社會下層的學徒工、人力車夫、報童、乞丐等以及國外政府及社會組織都參加了捐獻。

    盡管如此,救災會募集物資比起實際所需仍是杯水車薪,大公報社論就指出社會各界熱心募捐背后的無奈,“而通讀捐款名單,則地域有多少省,職業有多少類,貧富有多少等,經募奔走者有多少機關或個人,中國社會各方面同情心之發揮,實足令吾人感動與佩慰?!黄鋵嵸|的效力,則有極微”。

    面對水災,國內糧食短缺,國家財政捉襟見肘,為解決糧款不足的嚴峻問題,救災會委員長宋子文與美國農業部簽訂訂購美麥合同,向美國賒購45萬噸小麥,專供中國水災區域慈善賑濟之用。

    救災會成立了聯絡組,該組分為總務股、宣傳股、協作股、訪查股、文書股五股。聯絡組附設聯絡委員會,委員長為孔祥熙,王震、虞洽卿、宋美齡、史量才、榮宗敬、楊杏佛、章元善、陸伯鴻、董顯光等社會名流擔任委員。民間組織在水災救濟中承擔起查勘災情、籌集賑款、施放糧食和衣物、辦理收容、打撈尸體、設立醫院、救治災民等工作。

    大災之后防大疫

    災后防疫是救災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為防止大災之后的大疫,救災會專設衛生防疫組,進行統一指揮與協調。防疫組主任由著名醫學家劉瑞恒擔任,該組下設事務、衛生、防疫、醫務四股,并設顧問委員會,推中外衛生專家為委員。防疫組成立六個工作區,在每一受災地區設環境、衛生、醫務長及衛生工程員各一人,負該地防疫總責;再將該地劃為若干區,每區設衛生稽查員一人,受環境、衛生、醫務長及衛生工程員之指導;稽查員之下設若干隊,由災民輪流擔任,負水之消毒及廢物、糞便、尸體等處置之責。由于災區醫院較少,防疫組在衛生署協助下,搭建許多臨時醫院,教會醫院也承擔收治災民的工作。

    政府和民間慈善組織都投入相當的人力物力用于衛生防疫的宣傳運動。上海市衛生局廣發傳單,宣傳飲水不潔可能導致霍亂發生,組織消毒隊,發放消毒藥品,施行井水消毒工作。山西省民政廳組織防疫委員會,取締湖中清洗便桶的習慣,封閉不潔廁所。南京則用飛機散發防疫傳單13萬張,蕪湖舉行霍亂宣傳大游行,泰縣開映衛生電影。報刊、廣播等新式媒體開辟專欄宣傳個人防疫方法,倡導飲水煮沸,食物煮熟,便后洗手,勿與病人接近,手指不可入口等衛生注意事項。

    上?;魜y出現后,為防疫情擴散,衛生署下令實行預防注射。衛生防疫組深入上海、江蘇、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及河南等地,開展應急預防注射,阻止災區傳染病擴散。衛生防疫組在各工段內對災民進行巡回注射及衛生消毒,并在霍亂熾烈地區設臨時防疫醫院收治病人,而在霍亂較輕地區則與當地醫院合作收治疫病患者。

    北平、天津等地施行免費注射。無錫各鎮聘請醫士免費注射,注射者踴躍。江蘇省公安局開設平民診療院,免費注射,防疫效果良好。普種疫苗有上門服務與定點收治兩種辦法,執行起來兵分四路:一路以巡回醫隊為主,在各工賑區普遍實施預防注射;二路派遣注射隊分赴機關、學校、工廠等人口集中單位;三路挨家挨戶地毯式排查,在居民家中注射,同時在大路口、公共場所查缺補漏;四路即為組織疫區各醫事機關或醫院對染疫者實施救治。

    為了避免霍亂流行,衛生署令海港檢疫處和各海港檢疫所“一體注意檢查”?;魜y蔓延后,政府在長江各口岸,設立檢疫機關,如發現類似病例盡快報告并強制隔離,等到疾病痊愈,方可放行。鐵道部命令在天津北寧和津浦路局設立檢疫所,按鐵路防疫章程辦理。

    民間慈善組織義賑會、紅十字會、同鄉會等民間組織向災區派駐醫療人員,運送防疫藥品,對災民進行防疫治療并加強清潔衛生。

    由于當時中國整體衛生防疫水平比較落后,缺乏具有專業知識的醫務人員,衛生防疫的藥品和經費嚴重不足,防疫機構不健全,導致疫病仍然長期為患。

    齊悅,作者單位: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 責任編輯:趙昕 ]

    相關新聞

      日韩高清无码视频
    • <xmp id="msece"><menu id="msece"></menu>
      <menu id="msece"></menu>